當前位置: 天涯書庫 > 易中天中華史:祖先 > 后記 破冰之旅

后記 破冰之旅

1. 出發點

2011年5月12日,我到上海拜見吳敬璉先生,向他老人家討教一些學術問題。沒想到的是,談到最后,吳先生反過來問了我一個問題:你怎樣保證你說的歷史是真實的?

老先生問得有道理!

據我所知,這也是許多人想問的,而且不難回答。只不過在此之前,必須先弄清楚我們為什么要有歷史或歷史學。

這才是根本性的。

是啊,我們為什么要有歷史,又為什么要學歷史、講歷史、討論歷史呢?為了茶余飯后的談資嗎?有五花八門的野史、段子、道聽途說和流言蜚語足矣,用不著管它是否真實。為了學習權術權謀,處理人際關系,對付張三李四嗎?有《三國演義》之類的玩意也就夠了,同樣用不著管它是否真實。

那么,為什么總會有人,哪怕是一部分人,極其看重歷史的真實性,對正說比戲說更有興趣呢?

也許,追求真實是人的本性。

真相從來就是有魅力的,它滿足的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樸素好奇心。這種好奇心就連某些動物都有。比如科考隊架設在北冰洋用來偷拍的攝像機,盡管偽裝成雪塊,也會被北極熊們統統拆掉,因為它們很想知道這東西究竟是什么。小孩子會把自己的玩具大卸八塊,也如此。

好奇心是天然的。

事實上,好奇心幾乎是所有文化和文明成果的出發點。科學是對自然的好奇,藝術是對心靈的好奇,宗教是對歸宿的好奇,文學是對生活的好奇。就連巫術也如此,它是對命運的好奇,也是對掌握命運之可能的好奇。

那么歷史呢?

2. 目的地

表面上看,歷史是對過去的好奇,其實不然。

作為“故事” ──已故的事件,歷史就是歷史。你知道也好,不知也罷,正說也好,戲說也罷,它是什么樣,就是什么樣,并不會因為我們的確知或無知而稍有改變。那么,又何必一定要知道真相呢?

因為我們就是歷史,歷史就是我們。無論自覺還是不自覺,每個人都生活在歷史當中。我們的今天,對于明天就是歷史,正如此刻是昨天的延續。

了解歷史,是為了看清自己。

這就必須知道來龍去脈。只有知道從哪里來,才知道到哪里去,包括要到哪里去和能到哪里去。也就是說,追根尋源,是為了建立文化系統,實現身份認同,找到人生坐標。

這是我們的目的地。

何況童年是值得追憶的。沒人不想知道自己是誰生的,家在何處,小時候長什么樣,有過怎樣的天真和頑皮。因此本中華史的第一部便是“中華根”,第一卷則是《祖先》。

找到了祖先,就找到了根本。

但這很難。天上的星星不說話,地下的文物也不說話。它們集體地保持沉默,共同看守著那亙古的秘密,要到世界末日才會重新咆哮和歌唱。

能幫上忙的,也許只有神話和傳說。

神話和傳說,就是民族的童年記憶。童年的記憶難免模糊,甚至錯亂,何況還會被非法或合法地投放添加劑。于是一片光怪陸離之中,便既有神話和童話,又有鬼話、胡話和謊話,而且結結實實地凍成了冰塊。

我們的艦隊,剛剛出發就一腳踏進了北冰洋。

3. 北冰洋

冰塊是兩三千多年前甚至更早就結成的,因此不但“騙了無涯過客”,也瞞過了千萬雙睿智的眼睛。比如女媧和伏羲都“人首蛇身”,甚至是夫妻或兄妹;炎帝姓姜,黃帝姓姬是因為住在姜水和姬水,等等等等。這些說法基本上被學界普遍認同,很少有人想到其實是謊言。

還有堯舜,也很可疑。

可疑并不奇怪。事實上,任何由文字構建的歷史,都是擁有話語權的人在書寫;占統治地位的思想,也一定是統治階級的。為了獲得和保有控股權,他們用官方意識形態將神話傳說包裝上市,把史前變成創業板,把先民變成股民。

這就要重新審視,但不意味著全盤否定,更不意味著那些看起來荒誕不經的只言片語就一定不靠譜。相反,所有民族的神話和傳說,都是歷史上突出片段的記錄,也無不隱含著某種文化的秘密和夢想。要知道,神的世界就是人的世界,神的歷史就是人的歷史,是人類自我認識的心靈史。只不過,云遮霧障,真偽難辨,語焉不詳。

必須破譯這些“達·芬奇密碼”。

實際上,傳說中的神或人,就是一些文化的符號和代碼,是遠古歷史的象形文字。只要抹去神秘的油彩,我們就能打開迷宮,依稀看見一些真實的東西。

是的,依稀。

問題是如何鑒別真偽,完成我們的破冰之旅。拿著一張標錯方向、航道和島嶼名稱的海圖,是找不著北的。

也許,需要導航儀。

4. 導航儀

導航儀有三個:直覺、邏輯、證據。

直覺是必需的,它會告訴我們哪里不對,哪里出了問題,或有問題需要研究。這種能力來自天賦,也來自經驗。經驗證明,越是眾口一詞,越是問題多多。史家認識一致的地方,往往就是誤區密集之處,這幾乎是屢試不爽的。

因此,那些由官方意識形態和國民集體無意識塑造的歷史,未必是本來面目。背后那張臉,也許更真實。

盡信書不如無書,無懷疑即無學問。

懷疑、批判、分析、實證,加起來就是科學精神。有此精神,就不會死讀書,也就會有直覺。

因此,我在1988年讀了趙國華先生的《生殖崇拜文化論》后,便斷定女媧絕不可能是“蛇妹妹”,只可能是“蛙女神”。鯀則應該是禹的“母親”,而不是“父親”。或者說,這個族群經歷了母系氏族、父系氏族和部落三個階段。鯀,是母系氏族時期族群的稱號。它可能延續到部落時期,但最終還是會更換為代表父系的禹。

這是可以由邏輯推理來證明的,邏輯決定了所有文化現象和文化模式發生的先后次序。事實上在原始時代,人們都只認識母親,不知父親是誰。世界各民族最早的神,也清一色是女神。畢竟,所有人都是女人生的。因此男性生殖崇拜一定在女性崇拜之后,然后才可能有圖騰崇拜和祖宗崇拜。既然如此,女媧怎么可能跟伏羲一樣是蛇?魚崇拜的鯀,跟蛇崇拜的禹,又怎么可能是父子?

邏輯比知識和經驗都重要,也比學術權威的說法更可靠。因為邏輯是公器,不會屈從強權,遷就庸眾,迎合學界,討好媒體。如果直覺與邏輯相一致,結論就不會太離譜。

需要的,只是證據。

5. 發現號

證據也有三種。

第一種是民國以來老一輩歷史學家的研究成果。這些老先生往往都學貫中西,兼有清代樸學的功底,近代西學的眼光,許多結論是靠得住的。第二種是比較可靠的歷史典籍,比如《詩經》和《左傳》,但對《尚書》和《國語》就得小心。最可靠的是第三種,即出土文物和古文字。因為甲骨文和金文,彩陶和青銅器,都不會撒謊,也沒有添加劑。因此,如果前兩種證據與第三種相沖突,必以出土文物和古文字為準。

絕對的真實沒人能夠做到。但有此三招,就可能更接近相對的真實。當然,接近而已。

必須感謝前輩學人,他們早就發現了古代文獻的可疑之處。必須感謝文字學家,他們早就在揭示古代文化的秘密。還必須感謝國際關系學院李蓬勃先生,他在我還沒買到《古文字詁林》時,將相關內容拍成照片發到我郵箱,并對我的某些誤解和誤讀進行了糾正。

于是我確認:女媧是蛙,伏羲是羊,炎帝是三皇,黃帝不姓黃。我也有了新的發現,比如炎帝的媽媽是“牧羊女”,黃帝的媽媽是“漂亮妞”,而蚩尤則其實是“蛇災”。這些結論,都可以從這三種證據那里得到強有力的支持。正是這些證據,為我們的發現之旅保駕護航。

北冰洋上,破冰船銳不可當。

它的名字,叫“發現號”。

很好!有直覺、邏輯和證據做導航儀,有前輩學人、歷史典籍、出土文物和古文字做護駕者,我們的“發現號”就不會變成當年的“泰坦尼克”。

6. 處女航

破冰船直抵目的地。

本次航行的目的地是文化系統,以后才是身份認同。

這也是“易中天中華史”前三卷的任務。第一卷《祖先》,建立史前文化系統;第二卷《國家》,建立世界文明系統;第三卷《奠基者》,建立中華文明系統。系統建立,坐標就清清楚楚明白無誤了。

為此,本卷得出以下最重要的結論:從史前到文明,人類的社會組織依次是原始群、氏族、部落、部落聯盟、國家。從文化程度看,它們可以稱之為點、面、片、圈、國。其中,夏娃代表原始群,女媧和伏羲代表氏族,炎帝和黃帝代表部落,堯舜禹代表部落聯盟,夏商周代表國家時代,只不過分別是部落國家(夏)、部落國家聯盟(商)和國家聯盟(周)。

從氏族,到部落,再到國家,也都有各自的文化標志。在我們歷史上,則依次是生殖崇拜、圖騰崇拜和祖宗崇拜。生殖崇拜和圖騰崇拜是世界各民族都有的,祖宗崇拜則是中國特色。正是它,決定了我們民族今后要走的路。

因此,盡管祖宗崇拜要到第二卷才會講述,中華文明最核心的秘密則要到第三卷才能揭曉,但有此系統,我們的艦隊就算一路凱歌到達了北極。

處女航成功了!

完成了破冰之旅的艦艇,將被開回船塢進行裝修,然后交付諸位使用。至于我們,則將進入下一個航程。

下回我們不坐船,改乘飛機。

q棋爱棋牌游戏
360老时时 凯天娱乐k8 和乐彩票 北京塞车pk10网址 抢庄牛牛下载 什么软件可以玩三公 重庆时时采彩官方开奖 pk10赛车345678技巧 红马在线计划 老时时360开奖视频 真人二人麻将 腾讯分分彩组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福彩133期6码22选5 快乐时时是哪里的 最新电子老虎机网站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